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麦块文学 >> 道医 >> 第三十二章

和以往住在这里的心态不同, 那时候容瘦云还能算是待业和尚, 现在彻底闲下来了。

容瘦云给自己规划了一下, 早上起来活动一下, 做做早课, 然后恢复锻炼一下专业技能,接着出去做市场调查。

如果阿锦不和他合作,他大概会自己开一个正骨诊所吧,希望不会连自己都克。

容瘦云精神饱满地起床, 在阳台上深呼吸,扭了扭腰, 看到这里种了不少花草,以前匆匆来去,这里也不太茂密, 都没注意到, 如今俨然是个小花园。

不对, 仔细看,好像都是中药,什么金缕梅、黄芩之类的,他顺手就抄起水壶浇水。

新的一天,就从重新接触中医药开始!

“你在干什么?”

容细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制止了容瘦云。

容瘦云茫然地道:“我浇个水啊,干嘛, 隔壁老容连浇水的资格也没有了?”

“这是我实验栽培的药材, 不能破坏数据。”容细雪把水壶抢救了下来, “浇水是有定量的。”

“忘了和你说了,别动他盆栽。”周锦渊正在刷牙,听到声音也走了过来,含着泡泡道,“还有那边柜子上的川乌、马钱子、洋金花也不要乱动哦。”

“……我疯了我动那些。”容瘦云道,全都是有毒性的,怎么一点都不意外。

他弟弟的天赋就落在中药上了,而且似乎尤其对毒性大的感兴趣。他怀疑是因为阿锦用药的习惯,这家伙就聚大毒小毒供其医事……

从小就是阿锦的跟屁虫!

他看了看容细雪种的那些药材,又问:“你自个儿炮制已经不够了,还要在家种药,实验药材去买不就行了,然后搁学校啊,在这儿种样本够么。”

容细雪瞥了他一眼,“学校也有。这是在测试不同的土壤pH、微生物活动、微量元素等对药材有效物质的影响。”

什么才是某种药材有效物质的主要影响因子?这关系到药材的品质,以往的人只是通过经验大致总结,生长在什么样地方的药材药效更好。

要是掌握了化学指标,无疑能提高中药栽培生产效率,给医(哥)者(哥)提供更好的药材……

容细雪说那话时,俊美锐利的脸上是没什么表情的,甚至是种背课文一般无机质的冷漠。

但容瘦云愣是琢磨了半天,觉得跟屁虫不太对劲,还是说他出家太久弟弟有变化了么,他问周锦渊:“你觉得他干嘛这么勤快,在家里都没事找事实验种田?”

周锦渊认真地想了想,顶着一嘴泡沫说:“为了给这篇文注入灵魂?”

容瘦云:“…………???”

……

“萧院长?”周锦渊进了办公室,在萧院长的眼神示意下落座他对面的位子。

他在考虑了容瘦云的提议后,决定先来和萧院长聊一下,这是比较重要的。

“小周,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困难要反应?”萧院长笑眯眯地道,“有问题你就说出来嘛,生活上的也没事。”

周锦渊:“是这样的,最近我一个发小想邀请我一同合开诊所……”

“你要辞职?”萧院长一下就变脸色了。

“不是……”周锦渊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我就是不想辞职,目前也是在考虑。”

萧院长这才松了口气,不想辞职那好说。想他们海洲秃发专科医院才刚发展起来,如果周锦渊这时候走了,多可惜啊。

他大概也猜到周锦渊是想搞什么了,自己开办医疗机构,近两年允许医生这样的行为了,但很多时候医院也不大乐意,尤其是小医院,因为这无疑会分流他们的病人。要是大医院专家名医那当然另说了。

周锦渊这样的情况也勉强算后者。要是别的医生,医院把他培养起来,他倒把病人带到自己医院去,不大好吧?

但周锦渊不算三院培养的,反倒是帮三院培养了不少治秃能手……

所以萧院长第一个念头就是,周锦渊不辞职,什么都好说。

当然,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先微笑着劝道:“那你先说说什么情况嘛,你那个朋友也是医生?还是药师?就不考虑到三院来上班嘛,比自己操持不是轻松多了,尤其是你做兼职的话,会特别累。我们的待遇也好。”

既然是小周的发小,说不定医术也很好,拉过来拉过来——

周锦渊:“不合适吧,我朋友是秃的,不留头发,来咱们秃发科感觉挺影响名声的。而且他自己求职受创几次后,就不太想进单位了。”

可以看出来,无论是医生还是院长,在口头还是心里,似乎都自然地把秃发科、秃发专科医院作为自称。

萧院长:“……”

他也是没想到周锦渊还能有秃朋友,挺出人意料的。

“这个嘛,小周,我也知道你来问我的意思,我肯定相信你什么情况对病人都是全力以赴,也肯定对三院有感情。放心,你就是我们三院人啊。”

萧院长斟酌了一下,说道,“这个创业的事情,你自己好好考虑,我觉得最好是你们哥俩都来,不行的话,我肯定也是支持你的!”

萧院长还是比较大气的,也想得开。

人家小周业务水平高,不开诊所未来也有可能被更有名气的医院挖走,他不如借这个机会加深周锦渊的感情。

周锦渊确实挺感念,萧院长没有多加犹豫就支持他,“我知道,谢谢您的包容。不瞒您说,我一直的规划就是开诊所,来了三院后,我很喜欢这里,也觉得在这里可以做到很多一些没想过的事情,所以不愿意离开。”

他是很真诚的,比如以前虽然对西医有所了解,却没什么合作经验,现在经常去各个西医科室会诊,也给了他不少新的启发。

周锦渊和萧院长又聊了几句,这才起身告辞,回中医科去。

……

周锦渊插兜回自己的诊室,脑海里还在想着,回去爸爸会怎么说,以他的了解,大概率是一副爱啥啥的道系态度……

“什么?怎么会还是一点也无效。”毛医生压抑不住的声音,带着一丝急躁从诊室内传来,“好好,你等等,我,唉,我再找个老友。”

“毛老师,这是怎么了?”周锦渊回神,探身进去问了一句,“什么无效啊。”

毛医生看到他愣了一下,先下意识说了句“没事”,然后眼底情绪变幻几番,透出一丝犹豫来,哼哼道:“就是家里蟑螂药无效。”

“看您那么生气,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那我走了。”周锦渊刚要走,被毛医生给喊住了。

“你那个题目准备得怎么样了?”毛医生问。

曲庆瑞赞助的研讨会已经确定好时间,也公布出来了,周锦渊早就内定要作为主讲人之一,也是三院这个承办单位唯一的主讲人。

毛医生、谢主任等老大夫都比较关心这一点,让他务必把内容做得精彩,好为中医科扬名。

总不能一说起他们,就是秃发专科,还有周锦渊那个飙轮椅、做法事的代表项目吧。

“我觉得曲公子那个病案就很好,你要分享出来么?”

“那个还是算了,我还没完成治疗。”周锦渊说道。其实以曲观凤的恢复程度,已经是非常非常惊人了,完全值得一说,但他答应过曲庆瑞,暂时对曲观凤的病情保密。

毛医生倒没想那么多,只是点了点头,“你好好斟酌!”

.

.

两日后

曲家赞助的学术研讨会就在三院院内的会议厅举行,除了省内的名医,还邀请了外省的专家前来交流,作为主办方可是费了大劲,能把这些名医都请来。

放在这里举行,当然不是舍不得在酒店包个宴会厅,而是照顾三院中医科的人。

研讨会有两天,放得近些,方便科里的医生轮流去听课,这也是承办单位的福利了,这研讨会可不是对外开放旁听的。

——海洲中医药大学的校长知道有这么个会,云集了许多名家,都曾盛情邀请改在他们学校办,也没如愿。

外省某中医院的院长、海洲中医院的黄中文大夫、海北医院的莫教授……等等名家,都会登台讲课,还有互动环节,可谓机会难得。

而挤在这一堆大佬的演讲里的,是周锦渊这么个小小的医师,别说没有更高级的职称、学术成就,连临时工都是最近转正的。

这自然是曲庆瑞要求的了,换作别的人,不管周锦渊医术多高,必然还是要考虑一下资历。

这次请来的许多是经方大家,会议名自然也定为了经方研讨。

不过名头虽然是经方研讨,主题却不是定死了只能说经方,做任何事都是兼收并蓄。周锦渊认真准备了内容,他挑选的是自己比较满意的自拟方,准备做一个临证思辨分享。

到了研讨会那天,周锦渊和有空的医生一起去会场,这两天他们科里特意调整了班,就为了方便大家去听会。

“怎么不见毛老师?”周锦渊看了看,好像有个熟悉的面孔不在。

“毛老师家里有点事吧,打电话说了来晚些,咱们先去。”刘淇说道。

周锦渊立马想起前两天毛医生在诊室里的异样了,只是一个直觉,倒不一定和今天晚到有关吧。

一行人到了会议厅,这里已经到了不少人,在海州中医界基本都非无名之辈。东道主的好处当然是位置也比较好,他们都坐到了中间比较靠前的座位。

坐在他们旁边的人转头看过来,“你们三院中医科的?”

和他肩并肩的刘淇答了一句:“是的,老师。”

——在这个会场里,见到和他们年纪差不多大的,叫一句老师总是没有错。

“哦,听说你们科有位名医,叫周锦渊,最近很红呢。”这人笑着说,虽然是带着笑意,但语气不知道怎么,总有点阴阳怪气的感觉。

刘淇“呃”了一声,含糊地笑了笑,没说话。

谢敏看了这边一眼,低声对同样注意到了的周锦渊道:“那是中医院的朱大夫,不是很喜欢你,你注意一点。”

讲课还有互动环节,她这是提点周锦渊,待到周锦渊主讲时,如果真有人为难,也心里有数。

周锦渊呆呆问了一句:“我不认识他啊。”

谢敏无奈地道:“他之前就是主治脱发的……”

周锦渊:“……”

朱大夫得不到回应,还有点不爽,继续对刘淇道:“我仿佛听说,这位周医生还是道士出身,平时喜欢做法事,还会用祝由术治病。经方他看来是讨论不了,也许今天能给大家分享分享祝由术吧。

“不过嘛,都说中医有疾医、阴阳医和仙家医,周医生应该算仙家医吧?和我们这些疾医路子不一样哈,仙家医,路子广。”

仙家医说来好听,却不是什么好话。扁鹊、张仲景都属于疾医,见病在何处,拟方去除病毒。阴阳医却是不理会其他,单单以阴阳五行甚至命理治病;仙家医则更玄乎,练气炼丹。

后两者说是医,其实是指那些借着医家名头的江湖术士。

朱大夫这么说,明明是在暗讽周锦渊算不得正宗中医,所谓道医属于野路子,能上去讲课,无非是门路广吧。

刘淇听了则不太开心,外人也许不理解,他可是时不时就目睹周锦渊的病案,别的不说,你会烧山火么?

刘淇正要辩驳,却被探身过来的周锦渊拉了拉,“咱俩换个座位。”

刘淇下意识同意了。

周锦渊坐到了刘淇的座位上,对朱大夫点了点头。

坐过来不是想反驳什么,而是怕刘淇一时激动失态了,三院承办这个会,他们也是东道主的一份子,当然要从容一些,对客人笑脸相迎。

否则,说出去不大好听吧。

周锦渊想着,还对朱大夫笑了一下。

朱大夫才讽刺到一半,看这人换过来又笑了一下,年纪小,活泼可爱,隐约有点面善,表情顿时卡了一下,不大好继续讲了。

“……你是实习生?”朱大夫换上好脸色问了一句,可见颜值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不是,我正式医生。”周锦渊答道,“我叫周锦渊。”

朱大夫:“……”

他嘴角抽了一下,整个人割裂成了两半。

一半还有点不爽那个“周锦渊”,一半因为眼前这人一张娃娃脸,跟小孩似的,还没他小儿子大,不大好意思开口了。

最后扭曲地挤出了一句:“呵呵,久闻大名了……”

他顶着欺负小孩的负罪感继续道:“我刚还在说,周医生今天应该会分享自己的特长吧,也不知能见识你的练气功夫,还是祝由术。”

只要周锦渊顺着往下接,他就会顺势展开,好好和这小子battle……不对,是探讨一番医理,非要让这小子知道不可。

区区一张治秃验方不算什么,在网上红了更不算什么,姜还是老的辣。

谢敏一眼一眼往这边瞟,她是知道周锦渊那张嘴的,身手还好,以老朱的身体可能走不过一招,但周锦渊刚和她说了不会闹事,她也就暂且关注着。

周锦渊也的确没有闹事,只是很随意地道:“我分享的会是自拟方,不过很遗憾这算不得我的特长,祝由术也不是。”

他这话头就让人很想接,朱大夫情不自禁就问了一句:“那是什么?”

是针灸也没关系,他本人针灸也是下过功夫的。

周锦渊转头看着他,笑道:“嘻嘻,是我特别可爱。”

朱大夫:“…………”

这天外飞来的一笔,让朱大夫差点呕血。

他这里想跟周锦渊好好battle,周锦渊就给他胡搅蛮缠。

还嘻嘻,嘻嘻个鬼啊,笑得朱大夫脸都青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厅内一阵喧哗,是海北医院的莫教授来了,一时间许多人都起身,还有的索性迎了上去,和莫教授打招呼或攀谈。

朱大夫顾不得周锦渊,也赶紧站起来,伸着手上前,“莫老师——”

就算不想向莫教授讨教,莫教授职务很多,除了教职之外,还是华夏中医药协会的理事,也曾担任海洲中医协会的会长,高评会的主任,也就是高级职称评定……等等。

这些代表什么就不用多说了,得给人留下好印象啊。

刘淇见人走了,暗笑两声,看到朱大夫的脸色,他早就不气了。还是大神有涵养哈,看把人招呼的。

……

人陆续到齐,时间也到正点了,众人各自入席。

会议一开始,就是院领导和省中医药协会的领导致辞,加起来也就半个小时。

紧随其后,便是大家十分期待的莫教授讲课环节。

这位学界称为莫白术的专家须发皆白,但面色红润,精神抖擞,连一颗老人斑也没有。

说起他这个名头,白术是味常用中药,向来有“十方九术”“南参北术”的说法。

虽然常用,其中的深意却不是每个医家都能了解。能够以如此好用、常用的药材享誉学界,恰恰可见莫教授钻研之深。

莫教授声誉极高,他一上去,现场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谢谢,谢谢大家。”莫教授一笑,开口却不是寒暄或者提及今天的主题,反而目光在现场巡视一下,“这之前我想先请问一下,哪位是周锦渊医生。”

周锦渊这三个字,在场许多人已不陌生,最近在海洲搞出来许多动静,前两天还大火了一把。

一些不知道他是曲观凤主治大夫的,会前还在嘀咕呢,这人不说名不见经传,最近的确比较红,但怎么能夹在一群大佬里,拿下讲课资格。

别说他,放眼三院中医科也没有够资历和莫教授同台的医生吧。

莫教授这时候点他的名,是为什么,难道……

朱大夫突然兴奋,心道会不会莫教授也很不满这个周锦渊被强塞进来,明明海洲还有更加资深的中医啊。

周锦渊也有些意外,不知道莫教授为什么点自己的名,他慢慢站起来:“是我,莫教授您好。”

“你好啊小伙子,请坐吧,没事,我就是认认脸。”莫教授看着他,朗声笑道,“我早就想见见你了。前段时间,卫生局的杨局忽而口噤不开,我当时赶急诊,只留了一句‘鸡鸣自愈’。

“后来听说,他不放心又跑到医院就诊,大家都说,要做中频,要做超声波,几个几个疗程。只有一个医生和我说了一样的话,血瘀寒阻,明天早晨,自然就会好了!

“这个人,就是周医生。”

一些对周锦渊有所疑惑的医家皆是恍然,也许资历不够,但是能够和有“奇验”之名的莫教授诊断一致,且得到肯定,难怪能破格上台啊!

莫教授说起来还是掩饰不住的欣赏,他门生众多,不乏名家,这表情谁都知道是多看好了,更不用说其内容:

“我知道后,就想将小周医生引为知己!说起来,他今天也会讲课,虽然要讲的是自拟方,但他这种随证治之的风格,才是咱们经方应用中最该掌握的。

“提起这个口噤自愈的病案,也是因为和我今天要说的内容离不开,我们都将此病断为血瘀寒阻。而我今天也是要说说,仲景方中的‘祛瘀’。中医说百病皆在瘀和痰,还有久病必瘀,祛瘀是个大课题,我在行医生涯中……”

莫教授就这个话题切入了自己的讲课内容,多数人都收回对周锦渊的关注,投入到他的思辩经验中。

周锦渊:“嘻嘻。”

朱大夫:“………………”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maikuaiwx.com)道医麦块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麦块文学

猜你喜欢: 道医海贼之副船长红心
完本推荐: 真龙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掠夺全文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全文阅读一剑霜寒全文阅读寂静深处有人家全文阅读陪太子读书全文阅读从小李飞刀开始全文阅读东瀛娱乐家全文阅读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高手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策天神算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禁域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我有亿万神话基因全文阅读簪缨问鼎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NBA万界商城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绝世武魂山沟皇帝[综系统]九尾狐的幸福霸道总裁求抱抱总裁大人超给力超级保安在都市重生之都市仙尊最强神医混都市映照万界我的丹田是地球逆天小农民战天龙帝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变身之女侠时代无限之次元幻想九龙圣祖齐欢乡野小神医荒野王座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水浒任侠抗战之铁血山河仙帝归来还是地球人狠九阴大帝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最强升级系统剑主八荒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麦块文学移动版 - 麦块文学手机站